An Evening Of Dance: Choreography Of Yen Lu Wong 王仁璐女士舞蹈發表會 (1968)
獻詞 王洪鈞

文化局成立未久,即舉辦「第一次民族舞蹈發表會」,請由中國文化學院舞蹈音樂科同學演出。在演出特刊的獻詞上,我曾說︰「這是文化局舉辦的第一次民族舞蹈發表會,說明本局今後還要繼續舉辦。希望每一次的民族舞蹈發表會,都有新的創作與風格,以提高民族舞蹈的水準,答到復興中華文化的目的」。

寫這段話的意思,自然在強調我們的舞蹈需要在中華文化的立場上力求進步。我們應感謝民族舞蹈的提倡者,幾乎從一片荒落了的土地上,立起界碑,重整家園。經過多年的辛苦耕耘,這片土地已成綠畦。但我們相信民族舞蹈在境界上、在技巧上、在知識上,需要吸收和開拓,俾從自己的土地上開出燦爛的花朵。
這一次,文化局舉辦王仁璐女士的舞蹈發表會便是為了向社會介紹現代舞蹈的精神與技巧。正像中國音樂家吸收了西洋音樂的知識產生優秀的中國音樂一樣,從王女士的舞蹈上,我們可以看出民族的思想智慧在現代技巧的表現下,如何展現其美的光輝。

文化是揉合的、生長的、和擴大的。無人主張把自己的文化孤立起來自我欣賞;相反地,必樂見自己的文化能夠發揚光大為世界人士所共賞。我們的民族舞蹈自然應該在這個方向下力求進步發展。 王仁璐女士舞蹈發表會的舉行,定能對這個理想有所貢獻。

文化局感謝國內舞蹈界人士對此次演出的協助,並向王女士熱心組國文化的努力,表示摯誠的謝意。

贊言 俞大綱

現代藝術特殊的重視創制者個人的感情和意念。藝術家通過藝術形式來表現屬於他個人的感情和意念,反映他的人格。為了表現自我,藝術家不得不突破傳統程式,只因襲部份傳統技巧,另行樹立表堣@致的藝術新秩序。這一現代藝術傾向,促使舞蹈家也超越前修,有所建樹,其藝術價值已獲致公眾承認。這其間,美國的瑪莎.葛蘭姆女士無疑的是一位有力的貢獻者。

前與葛蘭姆,鄧肯女士曾把舞蹈恢復到古希臘的純淨境界,葛蘭姆卻又把舞蹈延伸到現代。她們的表現技巧,同樣的建築在典型芭蕾的基礎上,同樣的再發展了肢體語言功能和高度法則,創造了各有千秋的表現體系。但葛蘭姆究竟是屬於現代的藝術家,她的肢體語言辭彙,較鄧肯為豐富,其原因不外她要表現的屬於現代的感情和意念,那是較為複雜,淩亂的闊幅度時代背景下,所產生的感情和意念。

為了更明顯些表現個人意念,現代舞除了抒情動作外,更著重於發展肢體語言的「指事」功能,重新肯定了舞蹈與戲劇的血緣關係,假如說古典舞蹈和音樂是孿生姐妹,那末,現代舞和和戲劇應屬連體兄弟。孿生姐妹可以個別單獨行動,連體兄弟卻不可一息分割。和戲劇一樣,舞蹈以具象的肢體動作為媒介,來表達感情,思想。事實上,動作即感情和思想的具象表現,但舞蹈更不用借助於文字語言的象徵符號,直接以肢體動作表現動作,動作本身也就是事件。這是現代舞擴張肢體語言的指事功能,而豐富了它的內容。數分鐘的短舞,可以表現阿賽羅﹙Otheilo﹚的妒情,成為完整性的戲劇化藝術動作。

這類肢體語言,並非普泛的象徵性舞臺動作,像中國古典戲劇表演所謂的「身段」,也非古典芭蕾注重的抒情「架式」,它有一定的心理與生理剖釋的科學基礎,在這一基礎上發展了富於說明性的表演體系,與精煉了表演技巧。沒有接觸過現代舞「縱衡捭闔」,「變化萬端」的肢體語言的人士,有時會目為怪誕,指為「離經」;那是沒有瞭解現代藝術由傳統延伸而來,在要求表達複雜的內容時,不得不揚棄舊套,「惟陳言之務去」,運用獨創的新辭彙,這是求新,而非立異。

欣賞或認識新型具象藝術,非文字所可介紹,王仁璐女士的舞蹈發表會,將會予觀眾以實例,來說明現代舞的本質和藝術價值。活動于傳統框子中的「白娘子」,經過仁璐的動作設計,充份說明古老的民間傳說,一樣富於時代感情和時代意念,觀眾必驚奇于肢體語言的指事抒情藝術,真個法力無邊。「蛻進」的以達爾文的進化論學說為基本意念,通過舞蹈,給予科學以藝術詮釋,該是蕭伯訥意念劇的另一藝術化身。「躊躇」寫婚姻道上命運與環境的對立,又有些易蔔生社會劇的舞臺趣味。

仁璐是葛蘭姆的入室弟子,曾追隨這位大師做過多年的藝術虔修門徒,回國的十多個月來,一直想把那份藝術學習的苦行經驗,結集起來,以複利率償還國家給予他的培植,這就是她開設短期訓練班,和這次的舞蹈發表的動機。文化局在年初曾邀請仁璐作學術性的演講,這次再主辦她的舞蹈發表會,站在堅定的中華文化立場上,儘量介紹世界性和現代性的藝術觀點與形式,自政策執行而言,是極為賢明而正確的重點措施。

個人對仁璐的舞蹈藝術思想及成就,文化局的賢明而正確的政策措施,感到欽佩。深望這次現代舞發表會,對舞蹈界而言,不要僅帶來短暫的刺激,必須收穫些學術性啟發作用,像隨唐時代由於不斷的吸收外來舞精神,終於建立了中國的「一代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