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加州來信

1990.09.04 舞蹈 雙月刊總第91期 P55

『舞蹈』雜誌編輯委員會:

『舞蹈』雜誌出版,在國外的舞蹈工作者無不興奮,並為它慶祝。今後我們又可以共同交換資料,討論問題和探尋答案了。

我是一位離開祖國已多年的美籍華人,現任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戲劇與舞蹈系教授。課程和研究集中於舞蹈創作、舞蹈分析、舞臺基本動作訓練和不同文化間舞蹈的比較。課外並主持一個叫『新戲目』﹙The New Repertory﹚的演出團體。我雖然離開祖國多年,但對於祖國的建設卻無時不在關心。因為,凡是從是藝術工作的人,無論是中國人也好,美籍的中國人也好,在工業發達國家或是在落後國家,都面臨著兩個巨大而基本的問題。第一是傳統與現代的問題,也可以說如何真正進行『古為今用』,使一切的生活、作品與歷史有機的聯繫起來的問題。第二是如何運用自己固有的民族色彩,並使它在這電子時代媔i行世界性傳播,不限於一村、一城甚至一個國家。這兩個問題,不單是後進、末工業化社會中面臨的,更是工業發達,具備超級技術國家所面臨的。因為全世界今天都必須應付一種急速和戕害性的變化,這種變化從根本上攪亂了整個人文生態,就好像把滴滴涕﹙DDT﹚注入了生態系統,從而改變了生物種屬間基本的相互關係。這兩個問題是我於各處參加國際會議和演出後所得的感想和領悟,也是我在藝術生活中研究、探索的一條道路。

今天,中國積極推進『四個現代化』,文化當然會隨之而發展變化,這當中一定會牽連到藝術、藝術表現的形態、藝術教育等問題。在所有藝術中,舞蹈雖然受工業化的影響會最大,但是正因為它不是機械的,反過來說,舞蹈又正是能夠調整工業化流弊的主要力量。舞蹈﹙亦指動作﹚是人類最初的﹙不是原始的﹚,也是最根本的活動。在最基本的需要上,它綜合了腦力與體力的勞動;在複雜的社會中,它則是一種加強、維繫社會的結合力量。

林默涵先生在『祝賀北京舞蹈學院成立』一文中曾指出︰文化藝術是一種從精神方面為人民服務的行業,將愈來愈發展。也提到舞蹈、舞蹈理論工作需要加強。在此我願意提出幾點看法,希望大家指點、討論。

首先,人們的生活文化,一方面當然是需要有專業工作者為人民服務,為人民演出;另一方面呢,人民自己也可以加入舞蹈行列。工業化在歐美社會中產生了一種趨向,那就是『專家』的出現。因為舞蹈已經從一般人的生活經驗中游離出來,所以只有專家才能舞蹈,一定要受過某『學院』的訓練,有某種文憑才可舞蹈。終於造成了『演出者』與『觀眾』的分裂,現在,舞蹈甚至已成了商品。這是基本主義本身的矛盾,是它不可避免的道路,但並不是在其他社會制度下也必須走這條路。我覺得,如果發展舞蹈只是單單把它發展成為一種演出藝術,就否定了舞蹈在人類長期歷史中的地位所扮演的角色。舞蹈成為單純的演出藝術,在它的歷史中只占了微少的一部份﹙即主動的演出與觀眾被動的接受間分離與二極化﹚。在人類大部份歷史中,舞蹈充滿了大眾能一起參加的活動。『每一個人都能舞蹈』。這是歐美舞蹈的兩位開山鼻祖拉班﹙Laban﹚和鄧肯﹙Dancan﹚說的。在發展工業化的時候,這個問題是應該注意的。

第二個我願意提出請大家指教的問題是︰如何發展自己舞蹈文化的民族色彩,不但保持固有的特色,同時經常產生時代性的變化。

讓我舉個現實的例子吧。芭蕾舞在世界藝術中算是佔領了一個高峰的地位,很多人甚至以為要現代和文明化,就必須學習芭蕾舞,好像學習芭蕾舞就同會用電子計算器一樣『現代』。然而,學習芭蕾舞是充滿艱難的,原因重重,最明顯的是︰芭蕾舞也是一種『民族舞蹈』,它有一定的民族傳統、風格和審美基礎,受到一定地域、一定時代、一定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吉賽爾』、『天鵝湖』是它的時代的『樣板戲』。今天它能如此廣布世界,同『可口可樂』銷遍全球有絕對的關係。特別要注意的是,芭蕾舞只不過是人類舞蹈表現方法中的一部份,它不代表,也不能代表所有的舞蹈。說它是舞蹈發展的最高峰,這說法使人懷疑。如果我們扎實地把自己的舞蹈傳統整理清楚,教材有系統,訓練有方法,我們不必單去模仿芭蕾舞的訓練法。國際舞蹈界有此先例。日本的花柳千代就把日本的舞蹈Nibon Btuyo編成極有系統的基本訓練課程,用唱片和錄相法廣播和傳佈給全國舞蹈教師和一般百姓,連我們在美國的舞蹈界同仁也能分享。

我們只要採取科學的精神,認真實踐的態度,仔細、全面、徹底的研究方式,加上物質上的支援﹙如錄相、錄音等﹚,我們必能在自己支援基礎上創作出極『現代』和『科學』的作品來。本著這種精神和態度,不單能運用自己本身的支持,更可以探尋任何可取的道路﹙包括區分各種外來影響﹚。我們必須蒸餾出事物的精髓,而不一味去求取成千上萬種的技巧。

芭蕾舞今天有這種成績,是因為它有不竭的資源,它不斷吸取,並不斷有人整理。芭蕾舞與其他偉大的民族舞蹈的流傳﹙如印度的—Bharata Natyan Bati和美國本地的印地安人﹚都是因為有無數人在保持,因為有人覺得它表現著一個民族。中國有那麼悠久的歷史和文化,它的根又紮的那麼深,那麼廣,它的開花更是需要無數的園丁澆水、剪修、加肥的。在此,我希望能和大家齊力合作,把這個園地培植起來,荔枝樹也能在歐美各處紮根的。

謝謝各位,讓我有此機會同大家商討這些時常困擾我的問題。請大家指正拙見。

王仁璐 於加州七九.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