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舞園地辟出新路

1985.05.19 世界日報
靜如水嶽•深不可測
王仁璐的舞•展現了智慧與真理

如果曾經被林懷民的舞蹈感動,那麼就不應該錯過王仁璐的機會。

王仁璐有一股非常特殊的氣質。如果說那股氣質來自她舞蹈家的身份,還不如說因為她體中流動著中國的血液。

當她開口講解她的舞蹈時,會發現一室的洋學生很快就被她牢牢的吸引住。她是水,像海洋那麼深不可測,可以波濤萬丈,可以深水靜流。她是嶽,千古風流從她指間滑過,她紋風不動。

王仁璐短髮覆頸,穿著全棉粉橘色的寬鬆上裝,同質淺灰下束長褲,尖尖的鼻頭,菱角分明的下顎,嘴唇極薄,東方眼睛堸{著儘是智慧。

她生於昆明,長於香港。從小學芭蕾,學京劇,在紐約隨瑪莉蘭姆練舞時,決定將終身獻身現代舞。

一九六七年,她到臺灣,帶著她的現代舞。那是一條很新的路,一條完全沒有前人足跡的路。俞大綱給予她百分之百的支持「沒有人做有什麼關係,你做嘛!等什麼?」於是王仁璐卷起了她的兩個袖子,和陳學同、盧志明在中山堂表演了一出「白娘子」,未演先轟動,到上演的那天,一大堆向隅的人擠在門口,最後只好開後門放觀眾進場。

在美國西岸,扛著自己的理想,走純舞蹈路線的華裔舞蹈家,可能只有王仁璐一個人。大部分的時間,她踽踽獨行,只有在聯邦政府藝術基金會審查委員,及由洛杉磯婦女聯盟女鬥士藝術獎項目的頭銜下,她這張東方臉孔,才在中、西記者的鎂光燈下熠熠生光。

王仁璐的舞,注重表達人與其四周環境之關係。她吸收各種文化中深沈不變的智慧及真理,再利用她的肢體將這些啟發注入現代人的生活中。如果只看她舞蹈成熟的技巧與動作,當然是享受,但如果進入她內心的世界,看完一場舞下來,可能會覺得「好累」!

二十世紀的科學及科技之精進,固然給人類帶來前所未有的物質享受,但是相對的是理性的泯滅,精神的匱乏。王仁璐相信唯有藝術與科技的結合,才是二十一世紀人類的康莊大道,她認為自己固執有理。

王仁璐現在住在洛杉磯,這個週末她到柏克萊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也同時在三藩市州立大學舉辦了一個非常成功的講習會。她定七月十一日、十二、十三及十八、十九、二十兩個週末,再度到柏克萊發表她今年的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