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仁璐之舞

1968.05.03 中華日報
寫在她的現代舞發表會之前

【本報記者張菱舲】在王仁璐的生活中,構思和表達她的現代舞蹈,並非她生活的全部,卻是她生活的靈魂。 王仁璐是這樣的一位舞蹈家:非常忠於她那著名的老師瑪莎•葛蘭姆,而同時又是反抗者;因為王仁璐堅持著要使自己的藝術回到中國。

對於一個從小來自西方芭蕾嚴格訓練,後來又在西方受瑪莎現代舞嚴格訓練的舞蹈家來說,回到中國並欲達到一種純粹度,其艱困是在預料之中的,不過,她崇拜的瑪莎•葛蘭姆老師,事實上也是一位含有東方精神的偉大的現代舞蹈家。

以現代舞來說,王仁璐一再強調技巧的重要性,與舞蹈時「動向」的必然性。她認為,這兩點將可分辨出真誠與矯揉造作之間的不同。

來到自己的國家,王仁璐感到有許多許多的事物,要填滿她精神上的空間,她常年流浪國外,在國外生長、學舞、受教,到去年春天才回到國內,這位原為生物化學系的學生,幾乎將全部生命給予了舞蹈。她在國內一年多的時間堙A像饑餓的人找尋食物,她練舞,學平劇動作、畫國畫、聽禪宗,看許多許多中國戲曲方面的書籍,而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能將她所知道的現代舞技巧,和她對現代舞的構思等等,交給年輕的舞蹈學生。她說:我在自己的國家,不能只取而不予,我得到一些,也應該盡自己的力量貢獻一些。

文化局於去年冬天,在耕莘文教院曾經為她舉行了一次「現代舞示範語演講會」。那是非常成功的一夜,促使了該局為她舉行發表會的想法。當時,王仁璐曾感到舉行這個舞蹈發表會的困難。因為,第一,只有她一個人在舞臺上跳,又是國內尚未完全接受的現代舞,一定很難討好。第二,臨時要排出節目來,也有困難。因為她畢業後一直是在堪薩斯大學教舞臺動作的,並未預備表演。所以當時文化局邀她在此舉行一次發表會,以給予現代舞的發展一種刺激時,她並未答應。

王仁璐後來答應了,因為這正好是她貢獻所學的機會。她開始的第一步,就是收學生練舞,到現在,她已和文化局商量好時間,定於六月三日,在中山堂舉行。王仁璐和學生為這個發表會練了有兩星期了,預定還要練四星期。

節目初步排定了七首舞,分三組,第一組是王仁璐演出的三首單人舞;第二組是學生與她演出的雙人、三人與多人舞;第三組是一首舞劇,另外還要安排一個基本舞蹈動作的示範節目。

三首王仁璐自己演出的單人舞,第一首的意念是由「蓮花」而來。全舞表達的是一種佛的境界,出淤泥而不染。舞的動作堙A有蓮開蓮落、蓮蓬等等的意象。音樂採用計算器音樂。

第二首單人舞是從「排回」的構想出發。王仁璐在藝術中和生活中,都常常感覺到兩股很大的力量在牽扯著。她比喻,有一個老式女孩在憑媒人的方式嫁了之後,內心仍念念于她的情人,是向現實妥協呢?還是反抗命令?其結果,王仁璐說,將由觀眾去決定。

第三首是「思源」,思源原為王仁璐丈夫所做的一首詩。舞時音樂將採用唐代雅樂,或由音樂學者莊本立吹塤,現在尚未決定,王仁璐還要去和莊本立商討。「思源」一舞,這位生化學士舞蹈家說了一番話:人類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是從水中而來,而人在母胎中也泳于水。每個人都有開始,有結尾,並迴圈加圓。如像我這個人,雖在國外生長,卻必得回到祖國來。

雙人舞將採用許常惠作品「鄉舞」一曲。這是王仁璐對於祖國由農業而工業的一種感官,予她對於生長于斯的農人,樂天知命的感動。

三人舞即她曾發表過的「歲寒三友」,音樂為巴哈之子約翰克利斯琴巴哈的一首樂曲。這首舞表現人生知不可屈服的精神,與精神之不可失敗。這一首舞王仁璐與她學生共同演出。

多人舞約有十四到十六人,音樂為計算器音樂,是以線條來表現一種空間的意義。你以人類在最初有很大的活動空間到現代空間之緊壓來想也好,或羅曼蒂克的想到滿天神話的星斗也可。

至於舞劇「白娘子」,是白蛇傳的故事,這一首含蘊著中國哲學思想的舞劇,我們該介紹的很多,請允以另外專文報導吧。 王仁璐說,我最大的願望,是回到中國!建立純粹中國的現代舞!